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气东来的博客

朋友!欢迎您!请坐!奉上热腾腾的咖啡一杯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的困惑(一)(转载)  

2015-05-02 20:19:28|  分类: 小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爱的困惑

 一

启明这次调回江陵,是因为母亲年事已高,非常思念他;他也一直想调回老家,除了母亲和姐姐,他还有自己的不愿道出的牵挂。姐姐想了很多办法,终于把他调了回来。

母亲和姐姐都操心他仍是单身,朋友介绍了一个民营纺织厂的工人许芬,她家务事很能干,虽然上班是三班倒,工厂离江东区不到十里地;许芬没有其他亲人,只有个姐姐,姊妹俩在同一个厂工作。当朋友把启明的情况告诉许芬,她很乐意考虑。妈妈觉得启明已经三十多岁,早就应该成家了,如果能和这样的女孩成家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回家那天,姐姐请许芬来家做客。启明推开家门,一把抱住妈妈。妈妈声音发颤,说:“儿子,你终于回来了,妈……”

姐姐赶快拎起启明的箱子岔开话题:“启明,我们先把行李放进屋吧。”等妈妈平静下来,大家坐在沙发上,她拉住启明的手,说:“你总算回来了,今天专门请来个能干的姑娘帮我们做了一桌家乡菜,高高兴兴吃顿团圆饭,现在玲玲在上大学,你在我这里休息几天再去工厂报到,星期天玲玲回来看到你,一定又要和你腻在一起,她早就盼着你这个舅舅了。”

这时,启明才看见旁边有一位年轻女子,羞涩地低着头、红着脸。许芬见到壮实、英俊的启明,立即动了心;她暗想,要是能和他一起过日子,该多好啊。看见启明抬头看她,她更加不好意思,说了声:“菜都做好了,你们慢慢吃,我回去了。”不等紫明开口,跑了出去。

午饭时,妈妈盯着启明,问:“好吃吗?”

“好吃,好吃,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的味道了。”

紫明给弟弟夹了一块白切鸡,说:“启明,你三十多岁了,别人像你这种年龄,孩子都大了。你现在回来,听说派回江东区一个大厂工作,你的婚事也该考虑了。”

“姐,刚回来,还是先考虑工作吧。”

“妈这么大年纪,等着抱孙子呢。今天帮忙的那女孩就在江东区工作,她能照顾好你的生活;你这年纪,工作又忙,还图什么呢?刚才看她那样子,就知道她对你有意思。你还是实际点,有个安稳的家,有人能搞好你的后勤,你一心一意搞事业,有什么不好。可别伤妈妈的心啊。”

“妈,还是过一段再说吧,我刚回来,先把工作落实要紧,你放心,您会抱到孙子的。”

“启明,不是妈妈不体谅你,我知道你的心思。你真是太糊涂,你可千万不要想那绝不可能的事;十年了,你也该走出来了。我和你姐也不是硬要你立即和小许谈恋爱,你也别一口拒绝,好吗?”

启明感到烦乱,这刚回来就出现的女孩,他连她的长相都没看清;可母亲说得也不无道理,这么熬下去会伤害所有的人,特别是她。他只好答应妈妈,愿意考虑考虑,等工作安排好,有机会可以接触接触。谁知这女孩竟然一眼相中了他,每天到家里来做饭,她不在乎启明对他热情不热情,在她心目中,既然启明说了愿意考虑,就意味着他答应与自己交往,他们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。

现在启明见了雨薇,虽然没有任何希望,但这又勾起那压抑不住的感情;现在,他说什么都不愿接受和任何人谈恋爱。这难事怎么刚回来就摊上了呢?

江陵市紧靠陵江,陵江在两山间奔腾而过,城市向三面辐射出去的蜿蜒曲折的公路,像蜘蛛网般把周围丘陵间区、县的繁荣和落后连接起来,延伸出去。雨薇的家就在近郊相对平坦的江东区。

雨薇记得最清楚的人是父亲。父亲最爱她、最宠她、最惯她,即使她做错什么,母亲严厉地拉长了脸教训,父亲都会护着她。

他对母亲说:“雨儿还小,你别那么严肃,把她吓坏了。”有时候,父亲把她抱在怀里,给她讲故事、念古诗、说笑话。他们住在爷爷留下来的小院。父亲在政府机关工作,起得早。星期天是她最快乐的日子,雨薇总会早早跳下床跑进父母房间,钻到被窝里闹一阵子,把母亲挤到厨房准备早餐,父女俩玩够了才起床。平时雨薇每天送父亲走出大门,跟着母亲回去。小小的她只记模糊得母亲不爱说话,但她说一不二,脸上没有笑容。雨薇对她总有畏惧感。

那年,印象中父亲好久没有回家。雨薇非常想念爸爸,可她每次问母亲,母亲都是摇头。后来,母亲告诉她,父亲病重,丢下她们母女俩,走了。雨薇伤心了很久,从此,她的生活完全变了样。

为了生活,母亲赵洁如在远郊的小学当了教师,因路途遥远,平时都住在学校,周末才回家。雨薇被送到舅舅赵玉刚家,舅舅的家在离陵江不远的小街上,是一套简单的有三间正屋的平房;雨薇来到这里,就“听惯了艄翁的号子,看惯了船上的白帆” 。舅妈是个很善良的人,对雨薇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。从此,母亲的劳碌、严厉,甚至不近人情的要求也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雨薇九岁那年,舅妈又突然病逝。舅舅在外贸部门工作,上下班要求很严格,家里有两个女儿瑞琦和瑞瑗,都比雨薇小。雨薇就成了这个家家务的主持人。

一个男人,要工作还要带三个女孩,实在不容易;全靠雨薇懂事、能吃苦,这个家才勉强维持下去。

雨薇每天很早起床,大叫:“起来了!起来了!琦琦、瑗瑗,快起床!”妹妹们都有自己的任务,整理床铺、收拾屋子。舅舅热好早饭,从泡菜坛里随便拿点泡菜,张罗着大家吃饭上学。舅舅上班前做些菜放在桌上,用纱盖盖好,那就是她们的午餐;中午回家雨薇在灶里烧把火把饭热一热,两个妹妹吃午饭全靠雨薇照顾。一进门雨薇就分派任务:“瑗瑗,洗手!洗手!不要偷懒,洗干净!”,“琦琦,洗完手快去拿碗筷,你这么大了,也帮我一把嘛。”

尽管晚上煮饭由舅舅负责。但雨薇却没有时间休息,除了要做老师布置的一大堆作业外,还要检查妹妹们的作业。最后还必须完成母亲布置的任务:每周照字帖写毛笔大字一篇、背诵唐诗一首并每天用小楷默写出来。不管多忙,她都要认真临摹字帖,从不胡乱对付。这一篇篇字,母亲周末回家都要检查,如若不合格,是要被打骂的。等她做完,天早黑了,又得带着妹妹们收拾好第二天上学需要的一切。妹妹们上床睡觉,她还要帮舅舅准备明天的饭菜。

舅舅心疼地说:“雨儿,这些年多亏有你,你帮舅舅大忙了。明天一早起来还有一大堆事,早些去睡吧。”

雨薇把头放在舅舅的膝头上,说:“老舅,我们一起把明天的事情准备好,你也能早点睡觉。”等两个人把一切准备就绪,回屋已非常疲倦,倒下就睡着。

江陵是出了名的“火炉”城市,夏天最不好过。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,天、地合成了一个大蒸笼,大家在热气中无处躲藏,连风都烫人。就算不做事,从早到晚都热得难受,汗水流个不停。床上铺一张竹席,早晨起来,席子上就是一个湿漉漉的人形。街上大多数人都穿短裤和背心,甚至有人干脆打赤膊。拖鞋走在柏油地上,发出“啪嗒、啪嗒 ”的响声,从天刚亮开始,整个城市就笼罩在热气之中。下午,三姊妹把头发冲湿了,顶着烈日上学,路上会觉得好受一点。 白天,教室里充满了汗臭味,带着满身热气回家,照样要做家务事,仍然是一身臭汗。

最热的两个月,舅舅一早就把全天的稀饭和菜做好,在大盆子里装一盆凉水,把饭分成两钵浸泡在水里,那是中午和晚上吃的,整天家里不再烧火。

黄昏,街上还有人来往,舅舅便大叫:“雨儿,快把凉板拿出去。” 雨薇赶快把两张大凉板放到街边占位子,很快街道两边都被凉板占满不得讲究什么了。所谓凉板,不过是用竹片拼在一起做成的一块板子,别看它简陋,江陵人几乎家家都有。它不重,挪动方便;夏天当床,想放在哪儿就放哪儿;冬天做咸菜,用两个长凳摆起来,哪儿通风放哪儿;不用的时候靠墙一放,也不占地方。

每周星期六下午,母亲晒得黑黑的脸出现在街口,她摇着蒲扇汗流满面回家,总是首先把雨薇叫去,雨薇怯怯地走到母亲面前接受照例的检查。母亲看完她写的字和诗,摇着蒲扇,脸上没有笑容,说:“你的字写得越来越像那么回事了,这几年,你诗词也学得不错。以后还要努力。”

雨薇低头垂手而立,心里老大不高兴,却不敢说半个不字。母亲的态度和缓了些,免不了常规的教导,说:“雨儿,不要怪妈妈,妈妈没有别的本事,只能让你学这些,将来也算一种本事。”

听到母亲的夸奖,雨薇暗暗流泪。她知道母亲的无奈,也知道母亲这么要求她是为了她好。每次母亲回家,都给大家做好吃的;雨薇仍早早起来帮忙;妹妹们睡个懒觉起床,就闻到肉香。下午一家人借着送妈妈的机会去外面走走,特意绕道江边,河对面高高低低的房舍、街道尽收眼底。远处的山脉深绿中带点灰色,近处的山色却是一片翠绿。夏天滔滔滚滚的江水是昏黄浊流,遇到上游下暴雨,急流飞速而过,翻起黄褐色的巨浪,好像有吞没一切的气势;秋末到春天,河水变成一片碧绿,它缓缓地流淌,显得平静而安详。一家人这样一起看山水的时间不长,母亲四点半要乘车回学校,下了车还得走一长段路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